川居

且看看由一碗米線可以吹到多遠。

原來不知不覺經已九年。
川居,由一間食到變兩間,再變回一間。下個月,又歸於平淡,變成零間。

或者,年紀還輕,心目中沒有甚麼「老店」、「老地方」的概念。老人家都常愛指著一所所新店,說著: 「這裡以前是南昌戲院,有三級片上映啊...」旁邊的老媽:「喂!你跟小孩講這些幹麼?!」

也許這就叫「時代」。看著「譚仔」由一家開到變幾家,再由深水埗衝出全港。最近,連台灣和上海也有分店。記得當年(對,我也在話當年...),香港還沒有興起「雲南米線」的潮流。米線的潮流一興起,全港霎眼間就爆發了銀河沙數的「米線專門店」。直至近十年後的今天,能堅守的也許不剩下很多。

川居,也是那個時代的產物。

說到飲食潮流(只能用比較市井的角度,精品菜餚份子料理類的,尚未攀得到),親歷過比較厲害的有近期的「拉麵」熱、早陣子的「frozen yogurt」,甚至在米線之前,有由「快可立」引入的台式飲品熱潮。「熱潮」一般能捱上一兩年,已是不俗;能夠捱上近十年的,更不簡單。

川居店在先達的旁邊,附近比較常去的還有一家叫「越興園」的「越南嘢」。第一次吃川居,應該是中四五的時候。川居有清湯、沙爹、麻辣、酸辣、炆湯、蕃茄湯還有一種我忘記了的湯底。誠然,我還未試遍所有的湯底,但尤以沙爹湯為最愛。

畢竟要吃麻辣,我會選擇回去譚仔。
但這三數年的時光,吃川居可能比吃譚仔多。而吃辣的習慣也是在川居練來的。

說起老店,以前在旺角還有一家叫「金牌」的,就在以前「美而廉」對面。(well,即是現在的洗衣街Starbucks 位置)。 金牌吃的是$23 一個餐,有餐湯餐包餐飲,三餐分別是黑椒汁/白汁/咖哩汁配豬扒/牛扒/雞扒/龍利柳的nCr 組合。 說的是十年前,廿三蚊的確是好抵。

現在,川居的一個午餐$40配飲品,價錢不輸大市。但說實在,如果還在唸書,會不勝負擔每天$40的午餐。或者是因為地段鄰近先達,店租大概不會太低,才捱不下去。

讀到川居將於月底提前結業,特地過去吃個米線。鄰桌也是老顧客(但年紀不老,應該比我大三數年吧),在跟店員阿姐聊起天來,談起各自也竟有不捨,甚至講到「以後唔知有冇機會再見喇...」。

雖然川居不像譚仔,跑不出這條花園街,開不到滿地分店,但畢竟是去旺角,也會特地去吃個米線的地方。也依然是我心目中,跟譚仔一同為列在榜首的米線專門店。

以後路經此地,或許我會像「老人家」上身: 「這裡,以前是『川居』...」
我知道應該沒太多共鳴,正如老人口中的「八佰伴」和「街口間士多」一樣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