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亞 • 俄羅斯之旅 • 一

去俄羅斯,有好多方法。

西伯利亞鐵路」應該算是其中一種特別方法。
眾所周知,俄羅斯所佔的版圖橫跨歐亞,合共11個時區。而且大部分地區均為極地,其中包括有名的西伯利亞地區

好啦,先查一下Wikipedia:

氣候上屬亞寒帶針葉林氣候,成因是西伯利亞的緯度很高,氣溫非常低,這些都是西伯利亞的發展及人口增長的障礙。西伯利亞的冬天很長,其中月平均氣溫低於0攝氏度的月份至少有7個,每年1月時更加形成北半球的寒冷中心,同時成為影響整個歐亞大陸冬季季候風的主要發原地。

真正要挑戰的話,好像應該冬天過去,所以這次只是輕嘗小碟的夏日行程。
冬天的風味應該會完全不一樣。

由中國國境,即北京出發的西伯利亞鐵路路線有兩條,分別是K3和K19。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全條「西伯利亞鐵路」,而是在Ulan-Ude那裡「後join」(稍後會提及),大概還是會有主線的80%。

「真 • Trans-siberia」線,則是由俄羅斯遠東城市海參崴(Vladivostok),橫跨9,289 km,貫穿整個俄國西伯利亞地區直通莫斯科。


黃色線是K3、藍色線是K19;紅色則是海參崴至莫斯科

起點自北京的這兩條線路,兩者的起點與終點皆同,但當中的分別就是所穿越的城市和國家不一樣。
K3 為Trans-Mongolian,顧名思義就是經蒙古國過境,穿越首都烏蘭巴托(Ulaanbaatar)才進入俄羅斯。如果時間許可,停頓一下蒙古也會是不錯的體驗。

K19 則為Trans-Manchurian,是經內蒙邊境滿洲里(以前是滿洲地域)過境往俄羅斯的,因此並不會途經蒙古。

K3 全長 7,622 km 共6日5夜; K19 全長 8,986 km 共7日6夜。

另外,K23 是另一條從北京往烏蘭巴托的Trans-Mongolian線路, 全長 1,500 km, 只需29小時。直入蒙古的朋友有多一條路線可以選擇。

票務

買票方面,火車票均可在國旅買到,但是登上後,卻發現這個網的表格是壞的(詳情可以開個Developer Console來看看),form 填好了卻不能send出去 -_-

結果,我們只好派出駐北京大使直接前往國旅位於北京的分行買票。
當然也可以選用其他代理代購,但價錢會比原價貴起碼六七成。

可是,購票上也有另一個實踐上的難題,就是「只能在出發地點的所屬國家才能買到該張車票」,即是如果想要在俄羅斯某城市(例如海參崴)出發,則要在俄國買票了。

至於俄國,也是有網上售票的,網址是: rzd.ru
話說參考資料指出訂票的網站是只有俄文版,著實有點擔心。但事隔兩年,原來rzd的網站上已增設了英文訂票版面,不會俄語的朋友要訂票也算是容易了不少。(雖然寄過來的電郵還是只有俄文)

由於K19是國際線,所以車票的等級只有一、二等,結果我們選了較便宜的二等;而之後的那班是俄羅斯國內線,因此除一二等外,也有最便宜的三等票可以選擇。至於三者也均是臥舖,並不像青藏鐵路般,幾晚的車程也有極chur的硬座...

考慮到日子和票務,最終確定了的行程:

香港 - 北京
北京- 伊爾庫次克(Irkutsk)
伊爾庫次克 - 莫斯科
莫斯科 - 香港


由北京到伊爾庫次克,三人/二等車


第二程的E-ticket,伊爾庫次克到莫斯科,這次是三等車了

接著就是一訂好接下來的住宿和機票。
住宿大多數都是在 booking.comairbnb 訂的。

行程

香港 17/8/2015

出發,施施然的抵達香港國際機場,匯合Vicky打算check in。
收到「Wait for you to check in?」的whatsapp 時不以為然,回覆了「好啊」之後就過去Counter K。
拿出passport在自助櫃枱辦手續時,竟然沒有紀錄。

赫然發覺我沒有訂到機票!!!!!(這是以為會一次過訂兩張機票的後果...)

結果,在Staff哥哥非常不helpful的沒怎協助下,唯有坐到一旁改用手機上網即場買機票。
由原本的HX304改為HX332,所以要前後腳到北京了。

附送了最特別的經驗:可以送機送到底,送到禁區裡的巴士站。

由於北京有空管,航班大Delay。

Vicky 那班也Delay了,不過只是由八點多Delay到十點多。
我的那班本來是2125登機的,卻Delay 到 0030。


等了好久也未登機

結果是餓著到凌晨一時多才吃到晚餐...
後來有不少朋友反映,大陸空管向來是司空見慣的現象,尤以首都機場和浦東機場為嚴重。

還好火車班次是翌晚十一時,即便delay十小時也不怕。

北京

幾經辛苦方在凌晨三時多抵達北京,卻因為北京上空有雷暴而繞了幾個圈才降落。
真熱烈,以雷雨來迎接啊。

早前Jenny已經提醒過,千萬不要坐路上兜截的的士,要坐的話就直接去的士站好了。

果然一出機場,便要憑霸氣穿過纏繞的司機,直接出去車站。接下來的目的地是「北京站西街」,機場外面便是車站,竟然發現有適合的巴士。

走到過去巴士站台詢問時,的士大佬還未放棄遊說,但巴士的票價只是廿一元啊,而且五點十五分就有下一班了,當然坐巴士啊。
當然,這時下著大雨也是一個考慮。

登上巴士,連我只有三名乘客。

其中一個是離開了中國五年在非洲做生意剛回來的大漢,不知道怎就聊起上來,但其實他的北方口音極重,事實上很費力也沒聽懂幾句。

車程大約半個小時就到了,就在北京站對面下了車。


凌晨五點北京站外面擠滿避雨的人群

然後就要找訂好的旅館;還好有預先訂到,不然連床位也沒有。
好啦,六時來到,十二時便要check out...

稍稍睡了一覺後,竟然放晴。
那麼幾小時前的狂風暴雨是在為旅途增添經歷嗎?-_-

匯合在宿舍過來的 Jenny 和 Vicky 後,先去吃點東西,再在北京逛逛,然後準備晚上正式登上火車出發。

不過時至現在,好像已經經歷不少風風雨雨,感覺上已經不像是第一天了。最崎嶇的旅程竟然是香港到北京這一程。

畢竟對上一餐已經是飛機上的「晚餐」了,接下來就先吃點東西吧。行逛之間不知怎想出了吃北京烤鴨的念頭,反正來到北京就試試好了。

本來在北京吃飯也沒甚麼好記錄的,只是點了北京烤鴨後,發覺配料竟然沒有白砂糖!竟然沒有白砂糖!竟然沒有白砂糖!!(很重要所以說三遍。)

在再三呼喚下,餐廳竟然說它們沒有白砂糖。已經開始懷疑是不是我們普通話又那麼差的關係連「白砂糖」都不能拿到手,「服務員」就一手拿了包小包倒到我們碟上那一格空格:「試一下爆炸糖啦。」

甚麼配搭?! 竟然是傳說中的爆炸糖?真的為此平凡的烤鴨添上不平凡的口感...


真的隨手就拿了一包爆炸糖出來...


儘管一試...


香港風格的北京地鐵站

結果在北京買了些乾糧和清潔用品。晚上11 時的火車,要回到今天我住旅館的那邊。

還是有點磨磨蹭蹭的差不多十點尾才到達火車站,還要進行安檢甚麼的(還好這安檢實際上有點hea)。

又,由於整天滿腦子想吃蘭州牛肉麵的關係,在登車前的最後幾分鐘飛奔去買了三碗。
絕對可能會「贏咗個牛肉麵輸,左程火車」... (Facepalm)

鐵路

來到接近尾端的車卡。

這裡開始,這卡的車組人員已經是全來自俄羅斯,所以,由驗票開始已經不明所言,只能簡單英語和指指點點來溝通。

上車,我們是一路走來第四個包廂(沒想到二等的包廂已經很漂亮,好像已經跟西藏的一等差不多),而我們三個人就獨佔了四人的包廂,房間位置更變得相對寬倘。

整理一下就可以開始晚餐了。就是蘭州牛肉麵。


晚餐,還有在北京買來的水果

列車


列車的外觀

或者大家還是會有「長途火車很殘舊」的概念,但其實在2002年完成電氣化之後,列車都更新到非常舒適的水平(特別是K19這樣的國際列車),而且有恆溫系統,所以冬天才不至於會凍死。

每列車會有兩名列車長輪班,主要工作有:維持熱水供應、分發物資、在適時(如過境或到站時)叫醒你、點齊人數和清潔廁所等等。


我們車卡的其中一名列車長,是先冷後熱的叔叔

車程中有時會經一些大站,是可以下車遊逛的;有時會經過一些站只停兩三分鐘,就算玩命也應該不至於在這些站下車了。

列車上好像第七列是餐車,一直到出境之前都是中國這邊營運的,提供著熟悉的中餐。


餐卡,那個花瓶...在西藏的列車上看過

車上主要都是在維生(主要就是吃和睡,我睡特別多),還可以看看喜歡的書和電影,還有萬能的啤牌來打發時間(當然也是玩了不少German Bridge)。


即沖薯蓉也是賴以為生的好東西

到這裡還未到戲玉-西伯利亞和俄羅斯,下篇應該會開始講到俄羅斯南部城市伊爾庫次克了。


伊爾庫次克夜景,是西伯利亞地區內最繁華的城市

希望全篇可以兩萬字內寫完吧。

(待續)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